阿青有心

枕上詩書閒處好 門前風景雨來佳

碎碎念

过去觉得
自己可以放下手边的一切说走就走
现在呢?还会这样想么?
既然这样问了,也许就不会了吧...
喝水的小杯子呀~阳台上的花朵们呀~
……
准备一次出行^_^
打破魔咒~

不出哦!
只是显摆一下!

事实是看到两人事业!爱情?节节攀升控制不住自己的亲妈粉之心⁽⁽ଘ( ˊᵕˋ )ଓ⁾⁾

碎碎唸

勇敢的開始養花了
不是多肉多刺的
是真正的花哦
瑞典女王🌹
對她一見鐘情不能自已
希望性情不要太女王
我對你好好的
我們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ps:
有同事說院子裡隨便挖一顆唄
好意心領了,花朵有自己的驕傲,人也是哦。
相信我的自尊應該值這十幾大洋(•̀ᴗ•́)

偶遇一直喵
黑色,嘴巴附近常規的幾辦白色斑紋
身上黑色一直到後腿都是純黑
後腿是白色
穿了絲襪一樣😂😂😂😂

碎碎念

院子边上有些野花,几片橘色花瓣,叶子层叠错落。

贴近花朵,像野生动物一样嗅嗅,没有什么香味,花瓣和叶子软软的贴着脸。

树叶开始落啦,扫来一些埋进花土里沤肥,等叶子腐化了,挖出来嗅嗅泥土的味道。

嗯!本质还是个野生动物呐。

碎碎念

车站、机场、码头、地铁、公园...嘈杂纷乱,阴冷发霉,烟味汗味香水味,洗手间消毒水开水泡面劣质咖啡,高端定制皮包红蓝编织袋麻袋塑料袋,检票员手上的印泥,旅客嘴上的唇膏,世间百态,静心旁观,互不干扰。

图片转自老相册

只是找借口存几张喜欢的图~盒盒盒

碎碎唸

丫頭送的花成乾花了
想着用酒瓶做花瓶也很不錯
餘下的五分之一直接喝掉
啊~42度也算高了麽?
跟喝了四瓶老雪花了似的
年齡是硬傷啊

丫頭你要繼續這樣一年一麽?
人總要長大的
等我老了
你也長大到了能夠忘記我的年紀
今年的蛋糕應該很美味
我扔給同事們轉身就翹班了
一塊也沒嘗
只謝謝你
不告訴你事實
知道你會怎樣的傷心
讓姑娘傷心會遭天譴的

我無法體會你的一見鍾情
無法體會你的默默等待
丫頭我從未喜歡過你啊
從未

你知道的
知道的
為什麽還這樣一年又一年呢?

來自酒後望月的日常
我還沒醉的太透啊……起碼沒把這東西發在朋友圈里……

某寶買新衣,包裹里附贈賀卡一張,配文如圖……好想抓住店主狂問“你是凱歌凱粉麽!!或者……你姓胡還是姓王!!!”😱😱😱

😠來自坑底神經日常。

为什么说女权,不说人权

静安:

看到这篇文章想起在英国这几年学习过的关于20世纪初争夺投票权那段历史。当时英国女权主要分为两派,suffragists与suffragettes。
Suffragists为温和派,人数也比较多,通过和平演讲及游行来宣扬自己的立场;suffragettes则更为激进,砸商店、在议员家纵火这事儿她们都干过。
20世纪初英国的女权运动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投票权,是的,在那之前只有男人有资格为政治投票。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男权社会常用的手段,当一切制度只能由男人决定时,一切女性权益不过都是空谈罢了。
在英国,这场集中的女权运动持续了接近二十年(如果不算上早在19世纪就有些开始活动的女权主义者),如果不是一战给予了女性展现自己的机会,那么或许这个时间还会更久。
在中国,女权运动只能说刚刚起步而已(我甚至都觉得起步这个词都不太合适)。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传递思想,而且还是以网络为平台,这个局限性也不用我说了。微博用户才多少?中国女性有多少?而且仅仅是因为微博以及一些网站上的信息过于集中,就有人认为女权主义者太过分了,在我眼中,实在可笑。
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
我们现在所做的,连温和派的suffragists都不及,更不用说真正激进的suffragettes了。
当然,我个人也不认同纵火以及任何对他人造成人身及财产伤害的行为,但是仔细想想,如果没有suffragettes所做的一切,英国女权真的能在二十年内达到目标吗?
对于目前的女权,我只能说,做得不够,远远不够。如果有人指责你激进,请把你的论点狠狠摔到对方脸上。不这样做,声音永远也传达不出去。
女权及为平权,但为什么我更愿意自称女权而非平权?因为即使在语言上,女性一直以来也缺乏关注。打个比方,中文对于有男有女的群体称为“他们”,英文对于各个职业统称,例如“postman”,都带有强烈的性别色彩。而现在真正需要被强调的正是女性,所以我更愿意以女权主义者称呼自己。
还是那句话:大多数人都想与女权主义划清界线,但如果你连女权主义者都不是,你还能是什么?


他日相逢:



我接触女权学说不过三四年,很多学说尚未读透,只想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如有疑义,也希望能指出交流。




从最美女教师事件起,到和颐酒店事件,我们社会似乎终于逐渐意识到天朝女性生存空间的逼仄狭隘。过去一些被认为过于偏激的女权言论,到现在也逐渐为人所接受。但最近,看到和颐酒店事件的相关评论,不少人留言声明“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支持平权,本质上想要人权,不是女权”。




这些评论让我非常震惊,中国的女权主义者还没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呢,就已经被污名化到这种人人想要划清界限的地步了?我相信,大部分女权主义者都会不厌其烦地说“女权≠女尊”“女权的本质就是支持性别平权”。实际上,在我看来,稍微有点社科常识——或者说有基本的信息搜索能力的人,都能明白究竟何为“女权”。




那么,既然女权本质上就是人权,其理念是男女平等,我们为什么不说平权?不说人权?




我记得高中上历史课谈及雅典民主及公民政治,有一个重点,女人和奴隶不是公民,不享有公民权利——女人的地位,与奴隶相近。当然,毕竟雅典的民主还是奴隶制下的民主,平等并非他们的社会宗旨。




女权主义首次在历史进程中掀起波澜应该是在人权概念蓬勃发展的法国大革命期间。这场革命的口号即使时至今日依旧令人热血沸腾,神往不已——自由,平等,博爱。在这场流血漂橹的革命里无数女性献出自己的生命,为砸碎束缚在人民身上的锁链而奋斗——然而当革命成功,女人们被自己的父亲、兄弟、丈夫和儿子们背叛了。所谓“平等”的口号原来只是男人的平等,三级会议将女人们通通划为“消极公民”,剥夺她们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1791年法国三级会议颁布这份划分了“积极公民”与“消极公民”的宪法,在此背景下,一位名为玛丽·古兹的女权先辈发表了《妇女与女公民权利宣言》,因为她已然意识到了,1789那份名垂千古的《人权宣言》,实质上只是“男人的”权利宣言,她在文中呼吁“妇女们,觉醒吧!男人在受奴役时曾求助你们砸碎镣铐,获得自由后他们便不公正地对待你们。”




而这样的背叛绝非孤例。辛亥革命时期,我国涌现无数像秋瑾、唐群英这样的女杰为民族大业奋斗,然而当民国成立,男人们竟将“男女平等”一条从党章及临时约法中删去了。




所以,为何一定要说“女权”,而非“人权”“平权”,因为女人已经被背叛过无数次了。那么多的“人权”“平等”里,女人原来是被排斥在外的。




很多人不乐于自称女权,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微博上几个女权公众号观点较为偏激、极端,姿态很难看。其实就算我自己,也无法全盘认同她们的观点。但没有人斗争的姿态是好看优雅的,当年英国女性争取参政权时不顾一切地上街打砸、摧毁公物,难道她们喜欢暴力,没有尝试过和平的抗议吗?并非如此,在此前她们平和地表达意愿时,等待她们的只是卫兵的铁蹄与刺刀。




我想说的是,妹子们,希望你们不要视那些姿态不好看的“田园女权”为“猪队友”,也不要急于与“女权”这个词划清界限,澄清自己只是“平权支持者”只想要“人权”。我们不可能当一个词被污名化了,就选择抛弃它,那么总有一天我们会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




在我未来的人生里,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女权主义者,去学习,去思考,去探讨,然后去实践吧。


碎碎念

食喵有些咳嗽 不爱吃东西

离家出走三天

以前也走的

一天就回来了

一号楼的野喵扩大了领地

连着两天巡逻到这边

比食喵精壮

黄色花纹偏多

六号楼的新出小燕两只

早上看

干巴巴的张着大嘴

晚上再去

闭着嘴装雕塑

估计今天再去

头都不会露出来了

漫天蜻蜓

阳光照着翅膀

闪闪发光

END